雁翔国际 本院首页 本院介绍 分会分院 新闻快报 中国文学 外国文学 文学理论
文学研究 文学创作 文学评论 文学笔会 编辑出版 文学交流 院长博客 联系我们
中国聊斋文化研究院欢迎您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 华夏文学艺术研究院 >> 文学艺术 >> 民间文学 >> 正文
  >>安曲寺的厉鬼传说           ★★★ 【字体:
 
安曲寺的厉鬼传说
作者:雪漠    文章来源:转自互联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8-14    

四川阿坝州下阿坝藏扎村安羌小村,有个修行人,曾修过玛吉拉准的能断法,后又修莲花生大师忿怒咒,圆满一亿遍,虽修持甚勤,但不修菩提心。一日,被魔得便,惑其上吊而死,因无悲心,难以往生,但有持咒所获定力,遂为厉鬼,时常串行村中,摇铃响鼓,搔扰村人。村里老出怪事,财物或被火烧,牲畜更是死个没完。

一天,下阿坝安曲寺的几个格西忽然患病,吃药不应,不治而死。经卜算,是此鬼做祟。

安曲寺密集金刚学院遂修诛法,但没能降伏,反倒惹恼厉鬼,屡屡现身,扬言要报复。此后,寺里人老见一个喇嘛,举着念珠问,你知道吗?这是什么意思?意态语气,颇为得意,意思是他已念了一亿遍莲师忿怒咒了,生前因此骄慢,死后亦很自负。寺里喇嘛老有上吊而死者。

一次,一个老喇嘛又上吊了,正好有人发现了,马上将他解救下来,问他为啥寻死?喇嘛说他看到一个老和尚拿个念珠,要给他戴,他就伸出脑袋,并不知自己上了吊。

人们这才知道,以前死的那些喇嘛,都是叫厉鬼迷死的。

寺里先后有十七个格西死了,神识成为魔的眷属。

上师开示道:多闻固然重要,但代替不了修证。许多格西平时谈论佛法,口若悬河,一遇魔事,束手无策。死亡到时,更是手忙脚乱。平生所知虽多,但无定力,终难解脱。所学所修,如鸟之双翼,缺一不可。

安曲寺派人请来了六世贡唐仓大师,告以情状,乞请降伏。贡唐仓大师观了因缘,说此厉鬼,和我没有缘分,但与你寺中的一个叫索南木扎巴的格西有缘,可以请他降伏。

主持遂叫索南木扎巴建立坛城,修大威德金刚诛业火供。建好坛城,闭关专修。夜里,恶鬼前来,趋近坛城,说:你是我的徒弟,为啥诛我?索南木扎巴问:我咋是你的徒弟?厉鬼说:你仔细想,在你一岁的时候,我给你传过皈依、米遮玛和莲师忿怒咒。索南木扎巴一想,果然有这事,就说:你即然是我的上师,就进入坛城,接受我的供养吧。厉鬼就大摇大摆地进入坛城,接受徒弟的供养。

贡唐仓大师悉知此事,悄悄走近关房,挑帘一看,那厉鬼,正坐在坛城中接受供养呢,就显忿怒相赶跑恶鬼。索南木扎巴修法已毕,出了关。贡唐仓大师佯装不知,问:你降伏了没?索南木扎巴闪烁其辞,说:差不多了。贡唐仓大师笑着用念珠打了他一下,道:你降伏了个啥?怕是在供养他吧?

这事,成为安曲寺的一个笑话。

后来,贡唐仓大师招来厉鬼,为双方调解。寺里派一个管家来。管家说厉鬼不该祸害人,鬼说谁叫寺里用诛法,害得他整天身子疼。双方各执一辞,争论不休。贡唐仓大师调解道:以后,寺里也再别修诛法,恶鬼也再别害人。双方达成协议,各按指印。那鬼虽无形,但纸上却赫然有指印,至今,那协议还在安曲寺里保存着。

此后,此鬼虽不害人,但他时时现身,见了人,就抖着念珠问:这是什么意思?神态颇为自得。一天,江贡上师正在禅修,厉鬼进来,足踏在上师头上。上师化为大威德金刚,将其踏入脚下。厉鬼连连告饶,江贡上师叫他立誓护法,并叫他饮下三昧耶水。

所有的成就者都必须经过一个阶段:降魔。正如《密勒日巴大师歌集》的译者张澄基先生所说:

“降魔”为成道前后,尤其是成道前之一种必然的现象。释迦先降魔而后成正觉。“降魔”,据佛教传统说法则为一切诸佛成道时所经过的程序,即所谓的“八相成道”中不可缺少的一项,降魔然后成道,是善与恶、或神与魔之间的长期斗争,其最后胜利者还是善或神。此绵延无尽的长期斗争,真是一篇可歌可泣、多彩多姿的大史诗。而此大史诗之主角,由佛教的眼光看来,则是每一个具有佛性的有情。他们每人都有一篇说不尽的动人故事,用各种不同的方式来表现善恶之间的长期斗争及善之最后胜利的大结局。
文章录入:wenxue    责任编辑:wenxue 
  • 上一文章文章: 没有了

  • 下一文章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六里桥南首科大厦A座七层724室  联系电话:15289543013  QQ: 1138505465
    Copyright (c) 2014 Wenxue.yanxiang.org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admin@zgwyyjy.com  京ICP证050897号
    华夏文学艺术委员会暨研究院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按钮